正文内容


见交情已经拉得差不多了

admin 于 2020-06-04 17:40 发布在 新闻资讯  |  点击数:

看着这个神情激动的方天,李翔龙暗暗生出一种荒唐的感觉。一个在全国掀起滔天大浪的人,居然是这么一个有点傻傻的,痴迷于电脑游戏设计的电脑天才。李翔龙敢打赌,这个方天绝对还不知道自己的游戏已经闯下了多大的祸:“你的游戏是设计成功了,可是你知道吗?因为你的游戏,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全国已经有上十万人昏迷不醒了。我想,这应该不是你所愿意看到的吧?”果然,方天震惊的看着李翔龙惊声问道:“不……不可能!我设计的游戏绝对不会害人。而且,我自己每天至少有十个小时是待在游戏里面的,如果要出事,为什么我会没事?”“我没有必要骗你,如果不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怎么会把你找来?你的游戏本身也许并没有对人体有害的地方,但如果它真的像你所说的有那样大的吸引力的话,却很容易就让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你是个搞电脑游戏的,我想这种情况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这……那,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我把游戏关掉?”方天相信了李翔龙的话,一时也没了主意。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设计两年的心血可能就要化为乌有,脸上现出了痛苦的神情。“现在的问题不是要不要关掉你的游戏,而是怎么样才能让那十万昏迷者醒来。你是游戏的管理员,我想,如果由你来跟所有人说,让他们主动退出游戏,他们应该还是会听的吧?”“我可以尽力试一下,但我不敢保证他们一定会听。”方天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李翔龙有点意外:“怎么?他们连管理员的话也会不听?”方天苦笑一下:“你可能没进过游戏里面吧?你一定不知道那些玩家对梦幻空间痴迷到了什么地步。现在游戏里面随便一个普通的极品装备都能卖上万元的人民币,而且大多是有价无市。因为得到东西的人多数都不肯卖,要留着自己用。而且,已经有不下千人跟我商量,想买我游戏中的gm(游戏管理员)帐号,出价最高的人已经开到了两百万美金。在这种情况下,你让他们不要再玩了,你说他们会答应吗?”李翔龙暗叹一口气,沉吟半晌,说道:“先试试看吧,如果不能说服他们,就再想其他的办法,实在不行就只能强行让他们退出了。”转过头来对司徒霜问道:“祢看这样处理行吗?”“嗯,但必须向上面请示一下,估计没什么问题。”司徒霜点头道。请示的手续很快就办好了,可能上级也知道这件事拖不起吧。就在警局的电脑房中,方天和一名警方的谈判专家以gm的身份进入了游戏之中。警察局长、司徒霜、李翔龙,以及大部份警局中的人紧张的看着在电脑前好像昏迷一样的方天和那名专家,每一分种都显得那样的漫长。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终于,两人的身体动了动,醒了过来。“怎么样?事情办好了吗?”警察局长急忙出声问道,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方天和专家,好像想从他们的脸上找到些什么。方天的表情十分复杂的摇了摇头叹道:“只有一小部份人被我说服,表示愿意主动退出游戏,但绝大多数人都表示绝不退出,要在游戏中生存下去。甚至有的人威胁说,如果强行关闭游戏,他们就要集体自杀以向政府抗议。”“什么?”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惊呆了。人们一直都只是以为那些昏迷的人只不过是有些太痴迷于游戏,一时不愿出来,可现在看来,事情就没想像中的那么简单了。政府也许可以不理会那些人的威胁,强行关闭游戏,但谁敢保证那些游戏迷们不会真的想不开搞出集体自杀的事件来?不需太多人,只要十个以上,就有可能让这件由游戏引发的闹剧变成前所未有的动乱,那后果,不是任何人所能承担的。“怎么办?那现在怎么办?”局长大人急得团团直转。“让我进入游戏,试试看能不能说服他们。”李翔龙突然开口说道。“你?你能行吗?”局长怀疑的看着李翔龙,受过专门训练的谈判专家都不能说服的人,你一个普通刑警能行?“再试一下吧,反正不行的话,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司徒霜说道。“好吧,那就让他试试吧。”局长的表情看起来没抱多大希望。“我也一起去。”司徒霜坐到了一台电脑前,对李翔龙微微一笑。众人都被她那绝美的笑容感到一丝沉醉,不过,有一双充满了妒忌和仇恨的目光也同时盯上了李翔龙。“好吧,我给你们两个gm的空帐号,你们自己创造一个角色吧。我想我就不用再进去了。”方天写出了两组帐号和密码交给两人,他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五味俱全。一个游戏设计员没有什么事比自己设计的游戏能让无数的人喜爱更感到自豪的了,可他却要反过头来说服别人不要太沉迷自己的游戏,心中的感受真是不足为外人道。李翔龙正要进入游戏,突然想到一件事,转头对司徒霜问道:“祢准备起个什么名字?先告诉我,我到时才好找祢。”“我不是去玩的,用不着起什么网名,就叫gm就可以了。”李翔龙想了一下:“这样吧,祢叫gm1,我就叫gm2。”“可以。”打开游戏,李翔龙有了心理准备,没有再抗拒阵法的能量,只感到头微微昏了一下,就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好像太空一样的虚空之中。一个与真人几乎没什么分别的电脑人体模型正摆在他的面前,在电脑人右边,是一个网络游戏中常见的人物属性栏。可能是gm的原因吧,所有的属性都早已调到了最大值。因为没想要玩游戏,所以李翔龙也没怎么去看那些选择栏,只是用自己面前虚拟的键盘输入了gm2的名字,就按下了确认。感到一阵白光闪过,李翔龙发现四周的场景已变成了一座中国古代的小村落。他此时正站在村子广场的中央,看着四周与现实没什么两样,不,甚至是比现实更加美丽的风景,感受着轻风吹拂在脸上的温柔,倾听着田野中蛙鸣虫叫组成的乐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阵淡淡的清香从口鼻直传心扉。李翔龙有些明白那些人为什么会沉迷这个游戏到了如此疯狂的地步了。这哪里是游戏?这根本就是一个世外桃源。即便是像自己精神定力远超常人的修真之人也不免有些被这个游戏吸引的感觉,何况那些本就是游戏迷的普通人?“没想到一个游戏居然能做到这样真实……难怪那些人会难以自拔了。”一个十分娇美的女声从背后传来。李翔龙微微一惊,猛的转身。一个十分美丽的女性精灵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身后,精灵的头顶上空有一行小字:gm1。李翔龙明白这就是司徒霜,但还是不免问了句:“祢是组长吧?”司徒霜没有回答李翔龙,轻步走到李翔龙的身边,表情十分复杂的看着四周的景色,半晌,才叹道:“我现在真的有些怀疑我们能不能说服他们了。这个梦幻空间的吸引力真是大到难以想像,连我现在都有些喜欢上这里了。”看着司徒霜那表情丰富的精灵面孔,李翔龙不禁再一次感叹这个游戏的真实感,竟然连人的内心感情都能表现得如此细致:“我看我们不如先找些人聊聊,听一下他们的想法,再想办法说服他们吧。游戏再真实也毕竟代替不了现实,人不能只是在幻想中生存的。”“好。”司徒霜向村口走去。“等等。”李翔龙叫住了司徒霜:“祢知道怎么自卫吗?我们现在连这个游戏的操作都没学会,到时被人看到两个gm被几个怪给送了回来,会被人笑死的。”游戏的操作系统十分简单,不用多久,两人就已经掌握了所有的攻击方法。虽然不是十分熟练,但因为操作的是一个在游戏中无敌的gm号,所以也不可能会出现什么游戏中的危险了。不仅如此,对电脑比较熟悉的李翔龙还从系统中调出了几套最强的极品装备给自己和司徒霜穿上,在华丽的极品装备的打扮下,两人顿时显得格外的威风不凡。为了更好的了解那些游戏者的心理,李翔龙和司徒霜把自己的名字隐藏了起来。做完这一切,两人看起来就像只是一个普通的高级别玩家了。两人漫步走出小村,看着村口一些级别不是很高的玩家正在兴冲冲的打着一些小鹿、小牛之类的动物。走了没多久,无意中,看到几个低级别的玩家正被一群拿着刀刀剑剑的小哥布林赶得鸡飞狗跳。李翔龙心中不由一动,手一抬,随手发出了一个高级别的范围魔法:雷神之怒。只见一大片黑沉沉的乌云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那群哥布林的头顶,紧接着,几十道耀眼的雷电从乌云中劈出,将那群哥布林全部变成了焦炭。看到追了自己十几分钟的一大群“敌人”被人瞬间秒杀,那几个低级的玩家在震惊的同时,也发现了李翔龙和司徒霜。也难怪,两人的极品装备别说是在这新手村,就是整个梦幻空间中,只怕也找不出第三件来。“哇!好强啊,大哥大姐,你们多少级了?”“好漂亮,你们这身是什么装备啊?”“刚刚那个魔法好强啊,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职业学的啊?”“大哥,你是魔法师吗?我也是……”李翔龙见自己故意用高级魔法吸引这几个玩家注意力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便不动声色的和那几个玩家聊了起来。在网络里面交朋友本就比现实容易得多,不一会,本来还相互不认识的几个陌生人马上就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当然,李翔龙用自己gm的能力送出的那几件小极品在这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见交情已经拉得差不多了,李翔龙看似不经意的问道:“对了,你们玩这个游戏有多长时间了?级别怎么还只有这么点?”一个叫小小法师的家伙不好意思的脸红道:“我才玩了一个月不到。唉,这个游戏升级太难了,我以前又还要上学,没有太多的时间进来,所以级别升得好慢。不过,以后就不会了,相信很快我也会像大哥一样厉害的。”“哼,你还想升级,刚刚不是还有人说政府要关了这个游戏吗?只怕到时大家都没得玩了。”一个叫血牛的家伙愤愤的说道。“我不管,反正要是政府一定要强行关了这个游戏,我一定会去抗议的。”“就是,到时大家组织一下,一起去游行请愿。”李翔龙故意好像不知道这事一样,问道:“怎么,政府为什么要关掉这个游戏?”“哼,还不是那老一套,说什么不能让我们沉迷游戏之中什么的。”“其实他们说的那些道理我们也明白,但我们就是舍不得离开这里……”“就是,现实让人实在有太多的压力,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个可以完全放松自己的空间,却又要关掉。”一说起关掉游戏的事,众人纷纷气愤的说道。李翔龙想了一下,试着问道:“据我所知,现在的确有很多人沉迷得太厉害了。这样不仅影响自己的学习、工作,对身体来说,也是受不了的啊。”众人没有出声,半晌,小小法师突然盯着李翔龙问道:“大哥,你们是管理员吧?”司徒霜心中一惊,正想否认,李翔龙已经开口了:“没错,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个游戏才开了三个月,大哥你就是从一开始就进来,二十四小时不下线的练上三个月,也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级别。再说了,你们送我们的这些装备每件最少也值上万元的人民币,就算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吧?”小小法师微笑着答道。李翔龙不仅没生气,反倒十分感兴趣的问道:“这么说,你们一开始就猜到我们是gm了?”“当然,而且,我还猜到你们多数是政府的人。如果真是专业的gm,怎么会随便就给玩家极品装备?”“呵呵,没想到问题是出在这上面,看来我还是把那些东西收回好了。”李翔龙故意皱眉道。“别想,这东西已经是我的了!”小小法师紧紧抱着李翔龙送他的极品法杖紧张的叫道。其他几个同伙也纷纷大声抗议李翔龙这种没有信用的举动。“这样吧,只要你们能说出你们为什么会这么沉迷于这个游戏,东西就当我送给你们了,而且我保证以后也不会有人向你们追回,怎么样?”李翔龙一副不怕你们不答应的样子。一听可以不用收回东西,几个小家伙松了口气,纷纷抢着说出自己的理由,但也都只是一些什么这个游戏真实啊,可以交到知心的朋友啊,刺激之类的理由,李翔龙不免有些失望。这些理由虽然都是真的,但他却认为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如果只是这些地方吸引人,那么梦幻空间也许能让人沉迷,但却没办法让人如此疯狂。李翔龙留心看了看,他发现几个人中,只有那个小小法师没有急着发言,只是在低头沉思。半晌之后,小小法师抬起头来,正色说道:“我认为,他们说的这些理由虽然都有一定的道理,但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我之所以会沉迷在这个游戏中,最重要的就是这里和现实社会不同。在这里,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没有天份,只要你付出了努力,就会得到回报。”一直没有出声的司徒霜开口问道:“难道你认为在现实中付出却没有回报吗?”话出口之后却发现所有人,包括李翔龙都奇怪的看着自己:“怎么?我说错了吗?在现实中只要有付出一样会有回报的。”“大姐姐祢一定是家庭背景很好, 蓝月亮精选料免费大全要嘛是自己能力超群, 六合精选特马资料网不然, 一码中平特已公开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小小法师叹了口气道:“大姐姐祢见过不管自己怎么努力, 一码中平特公开料却因为自己的天份不如人,而考不上大学的落榜生吗?祢见过考上了大学,却没钱交学费而不得不去打工的青年吗?祢见过上了清华,一直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到了社会上却找不到工作,只能去大街上拉煤的人吗?如果祢见过这些人的表情,祢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他说的没错。”一个名叫苏西坡的家伙接口说道:“不瞒大家,我在现实中是个工程师。我花了五年的时间设计出了一种先进的机床,只要投入几十万研究经费就可以最终定型,可上报单位后,他们却总是一句单位经费不足就打发了我。哼,经费不足?那些头头们不说他们贪的,就只算他们每个月吃喝的公款,都在几十万以上。没办法,我只好咬紧了牙,东借西借的筹够了钱,自费完成了那个机床。可没想到,东西做出来,却成了那些贪官们的功劳,我现在是对什么都死心了。”“在现实中,除了那些白痴和背景好,不用担心的人外,哪一个不用担心自己的出路?努力?努力了也许会有回报,但也许会什么也没有。但是在这里就不一样,每个人的起点都是一样的,只要你付出了精力,就能得到回报。级别、钱、装备、朋友,这些都是能看得到的收获,我喜欢的就是这种付出劳动后的成功感。”小小法师说道。与小小法师谈话后,李翔龙和司徒霜回到了村中。经过一番商议,最后一封署名:同样喜爱梦幻空间的政府工作人员的信通过gm的特权,同时出现在了所有梦幻空间玩家的眼中。信中,没有用什么大道理去说服大家别玩游戏,只是委婉的讲道,为了让政府不用强行关掉梦幻空间,也为了自己的身体,希望大家有节制的进行游戏。同时,对梦幻空间的意义,站在一个喜爱者的角度给予了极高的肯定。绝大多数的人都认同了这信所说的道理,主动表示了同意,还有一小部份实在说服不了的,李翔龙和司徒霜就用gm的权限造出了一些小极品来动之以利,用删号来威之以胁。很快,所有的人都乖乖下线了。当李翔龙和司徒霜看到同时在线人数最终降为了两人时,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此时,时间已过去一整天了。梦幻空间的案子总算是解决了,所有的昏迷者也已经全部醒了过来。在众玩家中,有很多的人在社会上还有一定的地位,在这些人的推动下,梦幻空间最终还是被保留了下来,只不过在程序中多加了一条限制:每星期在线时间不得超过三十小时。有了这一条,相信以后不会再出现有人太长时间游戏的昏迷事件了。梦幻空间也成为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世界上会限制玩家在线时间的网络游戏而名扬天下。方天终于实现了他的梦想,现在的游戏界,也许有人会不知道m国总统是谁,但绝没有人不知道方天和他的梦幻空间。上海市八十多里的郊外,一个没有人烟的小荒山头,李翔龙正帮着赵飞云练习飞空术。也不知怎么回事,按说飞空术只能算是一个中下级的道术,以赵飞云中上品的修真实力,实在是没有理由学不会。事实上,在中上级以下的道术中,赵飞云现在也只有这个飞空术没有掌握了。对于李翔龙经常在他面前飞来飞去,赵飞云眼馋到极点,今天,他是打算豁出去了,不练会这飞空术,他是不打算回城了。……第一○四次试飞:赵飞云念动咒语,慢慢聚集着灵气,在地面上五尺左右摇晃了一下,掉回了地面。李翔龙摇头指点道:“你的灵气聚集得太慢了,下次要快点。”。第一○四次试飞,失败!第一○五次试飞:念动咒语,赵飞云一咬牙,猛的将全身的灵气聚到了最高值。只听嗖的一声,赵飞云就像一枚火箭拔地而起,直插云霄。过了大约足足有十几分钟,李翔龙才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人影从高空中重重落下,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数米深的大坑。一○五次试飞,失败!第一○六闪试飞…………在经历了三百多次的失败之后,赵飞云带着满身伤痕和一身碎布条,含着泪飞到空中,宣布自己不会飞行的时代的结束。对于这一段飞空术的学习经历,赵飞云在以后的岁月中一直都是绝对否认的。虽然众人对于仙界第一高手居然为了学一个简单的飞空术学到差点挂掉不是太相信,但赵飞云的飞行术一直是他唯一的短处却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对于李翔龙所说的话,还是有点半信半疑。回到居所,洗了个热水澡后,赵飞云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狼狈样子了。两人一头倒在沙发上,一边逗着自己的龙宝宝开心的玩,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老大,你发现没有,这两个小家伙越长越大了。”“废话,你不想想它们一天吃了多少东西?平均十天一头猪,要是还不长个,那就真没道理了。”李翔龙躺在沙发上举着炽,两条小龙这两个月可是像吹了气一样的疯长,现在,都已经有百来斤了,个头也长到了一只狼狗的大小。“不知长到什么时候才可以骑。龙骑士啊,那可是西方魔幻小说里的梦幻职业,对了,你说这两个小家伙和那些什么战斗机打,谁厉害?”听到赵飞云的话,两条小龙不约而同的仰着头骄傲的叫了一声,好像在说:那叫什么战斗机的是什么东西?有种出来让它们和我单挑。“什么时候让你的影出去转一圈不就知道了?”赵飞云十分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这个诱人的建议,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还是再养大一点再说吧。再过几年,咱们两人一起带着它们去m国转转,看看他们的什么国家防空体系是不是真的像他们吹的一样厉害。他们可是说的一只苍蝇也飞不过去,就是不知道两条龙能不能行。”“主意不错,新闻资讯可以考虑。”李翔龙笑道。炽和影同时也得意的叫了两声,看样子是听懂了赵飞云的话。“飞云,你觉不觉得咱们最近好轻闲?”李翔龙突然爬起身来问道。“唔,的确是很闲,每天练练功,顺便当当警察,时不时的出点小案子给我们玩玩。这可真是梦幻般的生活啊!说来也怪,那些邪教的臭屁骑士、魔法师自从来了那一次,就再也没来过了,该不会是被咱们打怕了吧?”“不光他们,里高野最近也一点动静都没有。按说咱们挑了他们的窝,怎么也该出来叫两声吧。”赵飞云收起脸上那一惯的懒散笑容,正色说道:“这些我也想过,但却不是我最担心的。他们怎么说都是看得见,知道的敌人,但那个把咱们弄进警局的家伙,却一直连个边都没让咱们摸到。这样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李翔龙沉思了一会,道:“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个神秘人对我们好像没什么恶意。从安排我们进警局这件事看,与其说是一个阴谋,不如说是一个恶作剧。”赵飞云想了一下,愤愤的说道:“没错!的确像是在玩咱们,那怎么办?要不明天就去辞职?”“为什么要辞职?咱们现在的日子不好吗?”李翔龙奇怪的看着赵飞云。“老大,你不会是舍不得那个冰美人吧?”沉默了一下,赵飞云不怀好意的盯着李翔龙问道。“胡说!”李翔龙脸微微一红,脑中浮现出司徒霜那冰清玉洁气质的绝美容颜。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喜欢上她了吗?李翔龙不禁暗暗自问。第二天,李翔龙经过一天平淡的警察生活,又到了下班的时间,他正准备离开,司徒霜走了过来。“你明天晚上有空吗?”司徒霜的表情好像有点不自然,和她平常的样子有点不一样。“应该有空,有事吗?”李翔龙疑惑的答道。司徒霜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十分精美的请柬,交给李翔龙,脸色微微一红:“你可以不来的。”转过头匆匆就走了。李翔龙打开请柬,上面只是写着请自己参加明天晚上司徒霜的生日舞会,地点是在一个别墅区内。“怎么,老大,你也拿到了?”赵飞云从门外走进来,手里也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请柬。“其他人都有吗?”李翔龙把请柬放进口袋,顺口问道。“就我所知,全警局只有我们才有。老大,你可别说不想去啊!拒绝一个美女的邀请是会被雷劈的。”“明天再说吧。”李翔龙淡淡的答道。“老大,你自己想打光棍,也不能拉上我啊!你不去,我一个人怎么好去?”赵飞云苦着脸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打光棍?你个混蛋,别跑……”第二天,司徒公馆门口。“老大,咱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赵飞云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座数千坪的大庄园问道。李翔龙拿出请柬看了看:“没错,就是这了。除非是她的请柬写错了。”“现在的警察都这么有钱吗?这座房子……不,是庄园,少说也得几亿吧?美女组长如果这么有钱还当什么警察?”“别人的事少问,咱们两个修真不也一样当警察吗?她不过是钱多了一点,有什么好奇怪的?”“多了一点?老大,你对一点的定义是什么?”赵飞云小声嘀咕道。“两位,请问是来参加舞会的吗?”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的侍者走过来,十分有礼的向李翔龙二人问道。从他那不卑不亢的举止中可以看出,这个人绝对是受过专业礼仪训练的。李翔龙和赵飞云把手中的请柬交给这名侍者,侍者双手接过,打开看了一眼,道:“两位请进,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司徒霜是你们什么人?”赵飞云好奇的问道。侍者愣了一下,还是有礼的答道:“司徒小姐是司徒先生唯一的女儿,两位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没有了,谢谢。”李翔龙一把拉住还想问七问八的赵飞云往大门里走去。一进大厅,李翔龙和赵飞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司徒家的交际还真是不简单,这大厅中大约有一百多人,有一半是他俩都能叫出名来的本市名流。从政府高官到财团老大,基本上本市数得上的人物大多在这里都能找得到。“我真怕你们会不来呢!”见到李翔龙进来,司徒霜急忙走上前,娇声说道,全没有平时那种冷冰冰拒人千里的感觉。李翔龙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出声。司徒霜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晚礼服,脸上淡淡的勾了一点淡妆,却把她那绝美的容貌展现得淋漓尽致。如果说平时的司徒霜是一个包在寒冰中的绝色美女,那么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被星光照耀的人间仙子。这点,从在场的男子有一半以上时不时的对她看上几眼就能看出来。“小霜,这两位是?”一个四十多岁左右,看起来和司徒霜有几分相像的中年男子走过来,看着李翔龙问道。“他们是我朋友,这位是李翔龙,这位是赵飞云,他是我爸爸,司徒天。”司徒天哦了一声,静静的打量了李翔龙两人一会,见他俩在他的注视下丝毫不见局促,不由暗暗点头。这李翔龙若论相貌,只能算是中上,但整个人却散发着一种令人不得小视的强者气质。尤其是他的眼中,全没有年轻人所特有的浮躁,却有着仿佛历尽世事沧桑的明悟。而这个赵飞云也不是像看起来那么简单,他虽说没有李翔龙那种沉稳的气质,好像对什么都要感兴趣的看上几眼,但从他的眼神中却能看到,这只不过是一种假象。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局外人冷眼的看着这世上的一切,有一股说不出的超脱之感。司徒天露出赞赏的笑容伸出手来:“霜儿有这么出色的朋友,怎么不早点介绍我认识?不知两位现在是在哪里高就啊?”李翔龙握了握司徒天伸出的手,淡笑道:“哪里,司徒先生过奖了,我们只不过是在司徒霜组长手下当一个小警察罢了。”司徒天微微愣了一下,马上恢复了自然:“呵呵,原来是这样……警局现在还真是卧虎藏龙啊!”“爸爸,你去招呼客人吧,他们有我招呼就行了。”司徒霜突然开口说道。李翔龙感到,她们两父女的关系好像不是太好,司徒霜的语气中,全没有那种女儿叫父亲的亲切之情,反倒像是呆板的客套。司徒天眼中闪过一丝苦涩,点点头:“有什么需要两位尽管说,就像在家里一样就行了。”转身走开。司徒霜看着父亲走开,轻步走到李翔龙身边,好似不经意的拉起李翔龙的手:“来,过来这边坐。”李翔龙微微一愣,没想到平时难以靠近的司徒霜今天竟然会当众做出这么令人误会的动作来。司徒霜的脸上依然保持着迷人的微笑,但李翔龙却从她的心跳听出,她比她表现出的样子要紧张得多。本想轻轻挣开的手,不知为什么心中一软,没有了动作,跟着司徒霜走向旁边一个空桌。“老大,我敢打赌,现在这个大厅里最少有一半男人想干掉你。”李翔龙耳边传来了赵飞云的声音,这是赵飞云用精神力把声音直接送到李翔龙耳中的,并不用担心别人会听到。看着大厅突然好像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人都盯着自己。而那些年龄大约在二三十左右的有为青年更像是和自己有杀父之仇一般的,眼中都快喷出火来。李翔龙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只得苦笑一下,当作没有看到。三人才坐下,市长公子林强便走了过来,表情复杂的看着李翔龙,颤声问道:“祢就是为了他才会拒绝我的?我……”“林先生,我想,你的话还是不要再说了,我不想让你在这种场合里下不了台。”司徒霜冷冷的打断了林强的话。林强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恨恨的盯了李翔龙一眼:“好!好!”转身便大步走出大厅。优美的音乐在大厅里响起,在美妙的音乐声中,一对对俊男美女们纷纷手挽着手,走进大厅中央,翩翩起舞。看着他们那一个个可以媲美专业舞蹈演员的舞步,让那些舞跳得不是很好的人不由要三思而行,是不是要下去献一下丑呢?司徒霜望着李翔龙,嫣然一笑,伸出白玉般的右手:“不请我跳支舞吗?”李翔龙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虽然很想,但我不会跳舞啊。”他倒是没说谎,以前在大学时,虽跟文凤跳过两次慢四,但已经有好两年多没跳过了,不说早已忘光,就是还会跳,以他的水平,只怕也只能落下个为人笑柄的下场。“没关系,我教你好了。很简单的。”“……好吧。”李翔龙站起身来,学着欧洲人一样鞠了一个躬:“美丽的小姐,能请祢跳支舞吗?”“可以!可爱的绅士先生。”司徒霜轻笑着伸出手来,让李翔龙牵着走进舞池。虽说不会跳,但李翔龙也不愿太过丢脸,尤其是在一个绝色的大美女面前,这可能是所有的男性的本能吧。靠着超人的感知,李翔龙将自己的精神力牢牢的锁在了舞池中跳得最好的一对人身上,然后在瞬间转化为自己的舞步,倒也跳了个像模像样。在场的人中,除了他的死党赵飞云,谁也没有发现这点。“我就那么令你讨厌吗?明明跳得这么好,还说不会跳?”司徒霜望着李翔龙薄嗔道。“我没说谎,我真的没跳过,是祢教得好而已。”李翔龙一脸无辜的答道。“不要以为我是女人就好骗,你可别忘了,我是个警察。”司徒霜瞪着李翔龙,美女微嗔,别有一番美感。李翔龙看着司徒霜的娇脸,心中一荡几乎要把持不住,精神力出现了一丝波动,动作没有跟上节奏,被司徒霜踩了一脚,苦笑道:“我哪敢骗祢司徒大组长啊?除非我想下岗了。”“算了,看在你今天是客人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不过下次再也不许骗我了,知道吗?”司徒霜看着李翔龙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突然轻笑道。两人足足跳了四支曲子,才回到座位上休息。因为活动的关系,司徒霜的脸色显得红扑扑的,更加迷人。“小霜,过来一会,有几位客人需要祢招呼一下。”司徒天走过来,轻声说道。司徒霜脸上露出一丝烦躁,但马上忍了下去:“好。”转头对李翔龙歉声说道:“对不起,我去一下马上回来。”“没关系。”看着司徒霜跟着他父亲走开,李翔龙身边只剩下了赵飞云。“老大,咱们这个美女长官今天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哦?”赵飞云看着司徒霜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轻声说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心事,管好自己就行了,胡乱猜测别人的心事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李翔龙口不对心的说道,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着司徒霜的背影。“老大,我看这美女组长对你好像有点意思哦?”“咱们两个有好一阵没有对练了吧,今天回去找个地方试试你的进步。”李翔龙淡淡的说道。“你当我没说过好了。”赵飞云头一缩,小声嘀咕道。“你是霜姐姐的男朋友吗?”一个娇美的女声在李翔龙身后问道。李翔龙转过身来,看着身后这位二十岁左右,容貌几乎不在司徒霜之下的美女,摇头道:“不,我只是她的普通朋友,也是她的同事。”“骗人,我从没见霜姐姐对一个男人这样亲热过。”这位美女显然不相信李翔龙的话,眼珠轻轻一转,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告诉我实话好吗?我保证不和别人说。”“老大,我看你还是招了吧。人民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啊!”赵飞云看到美女,马上眼睛一亮,把李翔龙的威胁扔到了九霄云外,毫无义气的落井下石道。“对了,请问祢和司徒霜一定很要好吧?”李翔龙左顾而言他的想转移话题。“当然了,我和霜姐姐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没和你说起过我吗?”“我记性不好,可能说过又给忘了吧。能告诉我祢的名字吗?”美女大大方方的走到李翔龙旁边坐下:“我叫方灵儿,你是霜姐姐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叫我灵儿就行了。”李翔龙暗暗点头,这个名字的确很配她。方灵儿真是人如其名,一身的灵气,她和司徒霜是全完两种不同的类型,司徒霜冰清玉洁,好似傲雪的寒梅,凌然不可侵犯,方灵儿却是娇巧可人,就像是邻家小妹,让人从心底疼爱。“灵儿小姐,我……叫赵飞云,很……高兴认识祢,希望能……能交个朋友。”赵飞云有些反常的结巴,一张脸胀得通红。“我又没问你叫什么?谁想和你交朋友?”方灵儿板着脸说道。赵飞云一愣,脸色更是红得发紫,不知如何是好。方灵儿却又转而轻笑着伸出手来:“和你开玩笑啦!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李翔龙好笑的看着平时总是爱胡说八道的赵飞云此刻却连说话也打结,看来他是动春心了,心里暗暗决定帮这个兄弟一把:“灵儿,既然祢愿意和我们交朋友,那我们以后如果想找祢,怎么联系?”“唔……你们打我的手机吧。号码是……记住了吗?对了,你们的手机是多少?”赵飞云飞快的拿出手机记下了号码,并赶忙说道:“我的号码是……祢随时都可以找我的。”偷偷的在桌子底下对李翔龙竖了个大拇指。“你们在聊什么啊?”司徒霜走了过来,坐到李翔龙身边:“灵儿,祢没有欺负别人吧?”灵儿起身坐到司徒霜身旁,十分亲密的抱住司徒霜的手臂:“霜姐姐,放心,我怎么会欺负祢男朋友呢?”“乱说,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司徒霜扫了李翔龙一眼,脸微微一红,薄嗔道。“那好,不打扰祢和普通朋友聊天了,我走了。”方灵儿娇笑起身,正要走开,眼睛一转,一把拉住赵飞云的手道:“走,陪我跳支舞。”赵飞云心里乐开了花,只感到世界如此的美妙,顾不上和李翔龙打一声招呼,屁颠屁颠的跟着方灵儿就走了。李翔龙和司徒霜坐在一起,不知说什么才好。司徒霜打发了几个想和她认识的某男后,轻轻皱眉道:“这里太吵了,能陪我去花园走走吗?”李翔龙也正觉得这里的热闹与自己格格不入,想出去透透气,点头道:“好,客随主便。大小姐,带路吧。”司徒霜轻轻瞪了李翔龙一眼:“不要叫什么大小姐好吗?叫我阿霜。”花前月下,一直是诗人笔下最浪漫的情景。司徒家那经过名家设计,精心栽培的花园在这月色的笼罩下,更显得格外的清幽。司徒霜一走出大厅,脸色便沉了下来,一直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谢谢你,我好久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过了。”司徒霜轻声说道。李翔龙沉默了一下,犹豫的问道:“祢……真的开心吗?”司徒霜身体轻轻震了一下,没有出声。李翔龙暗暗一叹,看到司徒霜这副模样,竟是十分的不忍:“祢如果想发泄一下的话,我绝对是一个好听众。因为我的记性一向不好,今晚的事我只要一觉醒来,就会全忘掉。”“我爸爸这么有钱,又只有我一个女儿,你不奇怪我为什么会当一名警察吗?”司徒霜的声音微带颤抖,这个众人眼中的女强人此刻竟显得如此的无助:“我是司徒集团的唯一合法继承人,一般来说,我现在应该是坐在办公室里,去学习如何管理财团的生意,而不是拿着枪,满大街的去抓人。”李翔龙没有出声,他知道,这时候司徒霜最需要的是一个好听众,让她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我妈妈的忌日。”司徒霜抬起头,眼中闪动着泪花:“已经十年了,可我一直忘不了那一天,那群蒙着面,拿着枪的混蛋冲进我的生日宴会,开枪扫射的情景。我妈妈是为了救爸爸才会被打死的,我亲眼看着她满身鲜血的死在爸爸的怀里。”李翔龙看着司徒霜痛苦的表情,心中一痛,脑中不自觉闪出了叶文凤遇害的情形:“是打劫吗?”“不,那些人是杀手。”司徒霜双手紧紧握成一团,恨声说道:“杀手没过多久就被抓了,但却死在了警察局中。虽然知道主谋是谁,但却一直没有证据。从我了解这件事情的真相后,我就发誓,一定要让杀死我母亲的主谋得到应有的惩罚。”“那个人是谁?”李翔龙看似不经意的问道,眼中却闪过一丝杀机。“他叫孔彪。”司徒霜没有想到李翔龙会因为她的几句话就对一个人动了杀念,说出了那个永远也忘不了的名字。“祢就是为了他才会当警察的?”“嗯!”说出了心里话,司徒霜的情绪似乎渐渐稳定了下来。“放心吧,凶手不会永远逍遥法外的,祢一定能亲手让他正法的。”李翔龙轻声安慰道。“谢谢你,能借你的肩膀用一下吗?”司徒霜轻咬着下唇,柔声问道。“不用客气,有借有还就行。”李翔龙轻轻的把司徒霜拥进怀中,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月光下,两人的身影是如此的美丽与协调。舞会结束了,李翔龙和赵飞云慢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老大,我恋爱了。”赵飞云一脸的陶醉幸福状。“恭喜,你终于长大了。”李翔龙取笑道。“我从没见过这么美丽可爱的女孩,我一定要追到她。”没有理会李翔龙的取笑,赵飞云一脸坚决的说道。“你想过吗?这么好的女孩,一定有大把条件优秀的男人去追,你拿什么和人家比?”李翔龙忍不住逗道。“老大你不是说笑吧?那些凡人能和我比吗?除了老大你,还能有谁比我强?”“那些公子哥,论家势有家势,要钱有钱,讲文凭都是外国货,样貌也比你英俊,又比你会讨女孩子开心。你拿什么和人家争?难道你打算把你的情敌全干掉不成?”李翔龙十分没义气的打击着兄弟的信心,以达到他那想看笑话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实在不行还真只能干掉那些苍蝇了。”赵飞云认真的考虑着把情敌们全消灭的建议,看来恋爱中的男人真是可怕啊。正想继续打击自己兄弟恋爱信心的李翔龙,突然感到一阵熟悉的精神波一闪而过,脸色一凛,匆匆说了声:“跟我来。”身形一闪,已在数百米之外了。赵飞云知道是出了什么事,精神一振,全力跟了上去。

  据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统计,2020年一季度江西省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291.73亿元,同比多增720.04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占全国的比重为2.97%,同比降低0.02个百分点。一季度我省社会融资规模在全国排第十二位,较去年同期上升二位;在中部六省排名第四位,较去年同期上升一位。

原标题:背包系统优化在即,更加智能的局内快捷消息,小伙伴们直呼:内行

  原标题:英银决议前瞻:料维持利率和购债规模不变,四大看点齐聚,料给V型复苏预期泼冷水

,,管家婆精选发财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