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内容


而那个女人却能在三个人的围攻下还能苦苦支撑

admin 于 2020-06-05 13:06 发布在 公式专区  |  点击数:

次日,李翔龙和赵飞云象平常一样,来到了警局。“组长,这是我昨天的请假条。”李翔龙走进司徒霜的办公室,将手中的请假条交给司徒霜。“嗯!”司徒霜应了一声,接过纸条。她今天和平常有点不同,脸上淡淡的化了些素妆,显得比平常多了几分女性的妩媚。“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李翔龙转身正想离开,不知怎么了,今天一见到司徒霜,就想起她那天晚上楚楚动人的模样,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迷乱。“等一下!”见李翔龙要走,司徒霜急忙叫道。“还有什么事吗?”“你……唔,没什么事了,你先出去吧。”司徒霜心里一阵难过,他为什么就没有一点追求自己的意思呢?哪怕是那么一丁点也好啊。难道他心里根本就没喜欢过自己吗?李翔龙并不是没看出司徒霜的失望,但他心中,始终还是放不下叶文凤。他只要一想起叶文凤是为他而死,就会觉得自己如果喜欢上别的女人,对文凤可以说是一种背叛。不能否认,在他心中,对司徒霜并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但一方面他过不了叶文凤的那一关,一方面因为自己还有神圣教会和里高野这两个大敌,甚至还有那从没见过的神族,他不愿因自己的原因再让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了。所以,对司徒霜的失望只能当作没看见,转身走了出去。“铃!”电话响了,司徒霜拿起话筒,电话是局长打来的,说是出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大案,要她马上去开会。收拾起心情,司徒霜走出了办公室……时间过去了,司徒霜从局长室中走出来,感觉自己就象是在做梦一般。那个人死了,自己仇恨了十年的人,就这样被人杀死了。虽然不是自己亲手杀死的,但还是止不住心中一阵阵的快意。她甚至有些感谢这个杀手他的人。这些杀手是什么人呢?案发现场死了一百五十六个人,大多是有武器的,全部是被人一枪至命。只有一个人身上有两个以上的伤痕,就是她的仇人,孔彪。其余的人全部是被一枪打中心脏或是被打暴了头。初步的弹痕检定证明,杀死这些人的子弹只有四支手枪,也就是说,杀手最多只有四个人,却杀光了一百五十六人。如果不是亲眼见到那些照片和资料,她是绝对不会相信世上居然会有人能强到这种程度。昏昏沉沉的走进了办公室,司徒霜无意中看到了桌上李翔龙和赵飞云的请假条,心中一震,前天自己才和他说了孔彪的事,昨天他就没来,正好孔彪就被人杀了,会是他干的吗?甩了甩头,司徒霜抛掉了这个荒唐的想法。且不说李翔龙和赵飞云有没有这个能力,就算他有,会有人为了一个和自己几乎是没什么特殊关系的人的几句话就杀光了一百多人吗?如果他表现得想追求自己,还有这可能,但现在……又到了下班的时间,李翔龙收拾好东西,和赵飞云一起走出了办公室。他现在觉得自己越来越习惯这种警察的生活了,就算没有神秘人的存在,他想他也不一定会离开的。走了没多久,赵飞云突然轻声说道:“老大,那几个家伙从警局就跟着咱们,他们该不会是想打劫咱哥俩吧?”李翔龙一出警局就发现了有六个人注视着自己,但这几个普通人他跟本没放在心上,也就懒得去管了。“算了,反正他们也干不了什么,就随他们去吧。”“嘿嘿!他们的目标好象是你哦!你最近得罪过什么人吗?我看八成是人家找你算账的来了。”赵飞云兴灾乐祸的笑道。得罪过什么人吗?李翔龙心中不禁浮现了林强那充满仇恨和忌妒的目光。想想也好象只有他了,一个被妒忌冲昏了头的男人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反正没什么事,和他们玩玩吧。”赵飞云一把拉着李翔龙走进了一条很静,没人的小巷子。果然,那几个人马上加快了速度追上来。手里都暗暗的藏着一把砍刀,水管什么的,装着好象不在意的靠近李翔龙两人,突然抽出东西猛的向两人杀去。轻松的扭断了向自己攻击的三个人的手臂,李翔龙毫不在意淡淡的说道:“袭警可是很大罪的哦!”赵飞云的动作就比李翔龙暴力得多了,他是直接抓起一个人的手臂,然后象拍苍蝇一样的挥舞着这个一百多斤的大汉,把其他两人拍倒在地。看着地上那两个几乎被他拍得七孔流血的家伙,李翔龙暗暗摇头, 一码中平特公开料不由感叹赵飞云好象越来越暴力了。“谁让你们这么做的?”李翔龙的语气并不凶, 管家婆内部精选资料但地上那醒着的三人却是满脸惧色的看着他, 白小姐内部精选免费大全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来。“没……没人……指使我们……”一个家伙忍痛结结巴巴的说道。“是吗?说谎可不是个好习惯哦!”李翔龙看似无意的一脚轻轻的踩上了这个家伙的手掌, 白小姐精选六肖中特一阵很清脆的响声传出,被踩碎了手骨的打手很干脆的晕了过去。剩下的两人只感到一阵的头皮发麻,这……这家伙真的是警察吗?他怎么比黑道的人还狠?“你们没什么要告诉我的吗?”李翔龙笑眯眯的着着这两个不知是吓得还是痛得直抖的打手。“是……是林公子,让我们干的。”不敢再怀疑李翔龙的手段,一个打手很没职业道德的出卖了他的指使人。果然是他,李翔龙站起身来,挥挥手道:“好了,你们有电话吧?自己叫救护车吧。”转身就走了。“你……你不抓我们吗?”另一个打手奇怪的问道?“我下班了。”李翔龙随口答道。“老大,你什么时候惹上了那个市长的公子哥的?”赵飞云好奇的问道。“不知道,我惹他干嘛?”李翔龙不知道怎么说,难道告诉赵飞云林强是因为妒忌司徒霜对自己有好感才会找人来修理自己的吗?“真的?”赵飞云显然不是很相信:“管他呢,他连咱们俩个都敢惹,要不今晚就去废了他?”“不用了,反正他也翻不起多大的浪,就随他闹去吧。”李翔龙并不是很在意林强,他不认为一个普通的公子哥能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咦?”李翔龙突然惊疑的看着城市的东边方向,他感到了从那边传来的十分强烈的能量波动,如果估计没错,应该是有异能高手正在战斗,才会引发这样强的能量波动。“难道是龙家的人遇上麻烦了吗?”赵飞云皱眉说道:“去看看吗?”“好!走!”李翔龙一闪身,已在数百米之外。“等等我啊,不用那么急吧?”赵飞云急忙跟了上去。郊外的一处废弃工厂中,马雪梅正在三名对手的进攻下,苦苦支撑着。如果不是仗着家传茅山道术的神妙,她早已落败。这三名对手任何一个与她单打独斗,她都能稳赢,两个的话,就有点吃力,而现在是三个,如果没有意外发生,她必输无疑。李翔龙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工厂一处隐闭的角落里,看着场中正打成一团的三男一女。三个男子一看就是老外,两个武士,一个法师。如果没猜错,一定又是那个什么神圣教会的。实力并不是很高,与杀死叶文凤的那两个执法骑士差不多。而那个女人却能在三个人的围攻下还能苦苦支撑,实力应该在低上品的修真左右。“要帮手吗?那女的快撑不住了。”赵飞云轻轻的落在他身边问道。“不用。”李翔龙用下巴点点另一边的一个角落:“有人会救她的。”他刚来就发现,原来那边还躲着一个人。如果不注意,公式专区差点就发现不了。由此可见此人的实力应该很强,至少不会比他差多少。而那人的精神正紧紧的锁定着场中的那女子,每当女子有危险时,都会轻轻的波动一下。可见那人是十分关心这女子的。李翔龙不由想看看这人到底是谁。一名武士可能想尽早结束缠斗,拼硬接了马雪梅一记轰天雷,将她的退路封住。那法师抓住了这个空隙,向她射出了一团强力的火球。眼看着马雪梅就要丧生在这火球之下,终于,那隐藏的人再也忍不住了。只见一道黑影闪过,以李翔龙的目力也仅仅只看到一个人影冲出,一拳将那火球击散。还没等那三人反映过来,黑色人影已直扑那法师而去。出乎意料的是,那黑影竟一把将法师的双手捉住,张嘴就向法师的脖子上大动脉咬下。转间不到一秒,法师就象是被放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了下去,变成了一具干尸。“不会吧,吸血僵尸?”赵飞云惊得张大了嘴,凭是他最近遇到了这么多超乎想象的事,但亲眼看到一个传说中的僵尸转眼间把一个人吸成了干尸,还是忍不住惊讶失声。一名武士反映了过来,怒喝一声,一剑向僵尸猛刺过去。谁知僵尸竟不闪不避,眼中反露出一丝嘲讽之色。武士不禁大喜,又加重了两分力道。剑毫不废力的插进了僵尸的身体里面,直没至柄,从背后透了出来。怎知僵尸受了如此重伤,竟然轻轻一笑,一爪向武士当胸抓来。武士大骇,正想抽剑退开,剑竟被僵尸的身体吸住,抽不出来。只是这一瞬间,胸口已被僵尸抓开了一个大洞。眼中留着不信的神色,缓缓倒下。李翔龙和赵飞云暗暗吃惊,这三个执法骑士虽不是什么高手,但那僵尸竟能在转眼不到两三秒的时间就连杀两人。尤其他那种以命搏命的凶悍战法,更是让两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场中,那剩下的一名武士见转眼间自己的两名同伴就被杀死,知道自己绝不是这僵尸的对手,猛劈一剑将马雪梅逼退,转身便逃。马雪梅与三人苦战半天,早已是强弩之末,那僵尸却不想放过这漏网之鱼。冷笑一声,一把将插在自己身上的长剑抽出,向那武士的背后射去。眼看着长剑就要将那武士穿胸,李翔龙心中一动,火凤化为一道几乎不可见的淡淡黑影一闪而过,空中的长剑在离那武士背后不到五米的距离被斩成了两截掉在地上。李翔龙向赵飞云急道一声:“跟着他。”现身落在了那僵尸和女子身前。而赵飞云与李翔龙本就是极好的朋友,又经过了数次生死之战,几乎已是心意相通了。就算李翔龙不说,他也知道李翔龙的意思是要他跟着这武士,看能不能找出这神圣教会的窝来。就在李翔龙现身的同时,他也象一道流星从空中飞过,远远的掉在那武士身后。李翔龙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这僵尸和女子。这僵尸看起来外表和常人三,四十岁左右,一身黑色的紧身服。此时,他已收起了獠牙,除了眼睛有些泛红,几乎与常人没什么两样。他的身型十分的高大,显得非常的强壮。而最让李翔龙吃惊的是,他竟然在这僵尸身上感到了一股淡淡的,却显得十分霸道的王者之气和十分强烈的苍桑感。而那女子给李翔龙的第一个印象是美,非常非常的美。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她绝对是自己所见过的女人中,除了司徒霜外,最美的一个。只见她身穿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手持一柄寒光四射的宝剑。因为刚从剧烈的战斗中停下来,脸色很红。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随着深深的呼吸,傲人的胸部轻轻的起伏,更添几分迷人的神韵。此时,那僵尸和女子都满怀敌意的看着李翔龙。李翔龙知道他们可能是误会自己和神圣教会是一伙的,急忙解释道:“对不起,我刚刚并不是想救他,我只是希望能找到他们的窝,好一网打尽。”“你是什么人?”马雪梅问道,看她的神色,好象是有些相信李翔龙的话了。而那僵尸却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李翔龙,不过眼中的敌意却少了不少。“我叫李翔龙。对了,刚刚看到小姐你用的好象是茅山道术,对吗?”李翔龙在龙氏看过一些关于修真各个门派的资料,这女子所用的法术与茅山的道术十分相近。“我叫马雪梅,是除魔世家马家的后人。”马雪梅将手中的软剑盘回了腰中,看起来就象是一条十分精美的腰带。“那这位是……”李翔龙看着僵尸,一时不知该怎么称呼。马雪梅神色复杂的看着僵尸,没有出声。而僵尸扫了她一眼,转身匆匆的就想离开。马雪梅急奔上前几步,心中一急,不由牵动了身上的内伤,一声闷哼,猛的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摇晃了几下,强忍支持着没有倒地。僵尸身体一震,看起来是犹豫了一下,转身走过去扶着马雪梅坐下,脸色露出一丝痛惜的神色:“你……你这是何苦呢?”马雪梅望着僵尸凄声问道:“你就一定要躲着我吗?如果没你真的不想见到我,为什么刚刚又要救我?我死了不就再也不能缠着你了吗?”僵尸脸上微微抽动了一下,露出满腔的苦涩:“你明知道我为什么会躲你,我们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你别说话了,先把伤治好再说吧。”李翔龙只觉得自己的头好象要炸了。一个是茅山道术的传人,一个摆明了是吸血僵尸。(估且叫僵尸为人吧)不管怎么说,都绝对应该是一对生死的对头。茅山道士是僵尸的天敌,这是连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性知识。但眼前这两人,怎么看怎么也不象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人,反倒是越看越象是一对闹了点小矛盾的情人。茅山女道士和僵尸谈情说爱?看来爱情的力量还真是伟大啊!李翔龙甩了甩头,抛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轻步走到马雪梅身边,用食指轻扣住她的手腕,真气瞬间从手腕中传到了马雪梅的经脉之中。片刻,收回手说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内脏有一点震动,加上精力消耗过大,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双手飞快的结了几个法印,一团散发着白色亮光的能量轻轻的包住了马雪梅的身体。马雪梅精神一振,顿时就觉得伤已好了大半。“谢谢。”僵尸向李翔龙点点头。“不用客气。”和一个吸血僵尸谈话,李翔龙总有点怪怪的感觉。“我该怎么称呼你?”“你可以叫我秦悔。”秦悔低头看了看被马雪梅抓得死死的手腕,叹道:“放心,我暂时不会离开你的。那些人一定还会来,不解决这件事,我走也不放心的。”

  原标题:美国4月CPI略低于预期,现货金价短线延续本周跌势

  一、福彩3D第2020063期奖号为663,试机号为006。

,,香港一肖中特免费资料